全身癢癢的,那是很久沒有的抱完野狗後會出現的感覺,今天應該會帶很多跳蚤回軍中吧 XDD

 

本來出來走走,吃完早餐發現有隻白狗跟著我,想說應該是那家的狗出來放風,結果我走那牠就到那,想說有這麼巧嗎? 牠還跟我對望一眼,就在蹲下來摸牠時....牠整個撲到我懷裡,

ㄟㄟㄟ!!我們有這麼熟嗎??

 


妙的是,牠跟十年前被毒死的小白長得很像,一樣不怕生,愛撒嬌,有對長耳朵,一樣是母的,白色的鼻子!!

想說小白在新竹,不可能橫跨半個台灣與我相遇吧,當年小白一夜失蹤,傳聞已被專校那毒狗成狂的混蛋毒殺,就算大家要我想小白可能因為太可愛被人領養走,牠若還活著,也已經是老得走不動的老狗了!!

 

我到小說店牠也跟著,還窩在我懷理睡覺,一時間,真的以為牠是小白轉世的錯覺,短短50分鐘,我還是很開心遇到這隻一樣聰明貼心的白狗,小白,你脖子上有項圈,代表你有主人了,如果真的是你與我再次相遇,我也無法在軍中領養你,不過真的是緣份的話,謝謝你再次睡在我懷裡,感受你的心跳和溫度,還有熟悉的味道,希望你幸福,傻小白

創作者介紹

別吵我睡覺的部落格

第3支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